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地方资讯 >

课还没上培训机构已成川菜馆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1-07-22 01:52 点击数:

  站在上海松江大学城文汇路的一个十字路口,王林(化名)很是迷茫。她没有想到,自己花了近两万元报名参加雅思培训的机构竟然关门“跑路”了,一直负责联系的助教把她的微信也删除了。怎么去维权?王林还没有想好。

  王林是松江大学城一名大三学生,和她一样被这家机构“坑”了的学生并不少。他们组建了一个微信群,群里有42名学员被拖欠课时,涉及金额68万余元,人均欠款17620元。

  近年来,校外培训机构乱象丛生,尤以面对中小学生的校外基础教育培训行业为甚,令受害学生和家长叫苦不迭。《法治日报》记者近期对上海松江大学城周边的校外培训机构进行了调查,发现针对高等教育和成人职业培训的机构也存在不少乱象,例如虚开“保过”空头支票、无证办学等。

  王林参加培训的机构名称是“ES易说国际英语”,位于松江大学城文汇路。她支付1.78万元买了一年半课程,对方承诺附送3个月培训项目,还承诺雅思保过6.5分,如果没过可以继续上课。

  去年受疫情影响,王林一直在家没去上课。可她返校后却发现,中核集团海南昌江多用途模块式小型堆科技示范工程开工,这家培训机构已经不在了,变成了一家川菜馆。

  记者近日来到这家培训机构所在地咨询相关事宜,被川菜馆老板告知,去年3月“ES易说国际英语”已经关门,他在去年9月就盘下了店面。

  想要维权却找不到人,王林一筹莫展。实际上,像王林一样被培训机构忽悠“保过”的学员不在少数。

  在上海某高校就读的吕柯华为了出国学习珠宝设计专业,与维欧国际教育机构(以下简称维欧国际)签订了校外教育培训协议,缴纳了15万元相关费用,对方承诺“不录取全额退款”。然而维欧国际却以松江校区学生过少为由,不派老师到松江面授课程,以致吕柯华无法拿出作品集,最终连出国学习的申请都错过了。

  记者了解到,在维欧国际,被侵权的人还有很多,他们有的维权不成只能妥协,有的到监管部门投诉却效果不佳,有的不得不到法院起诉。家长们指责维欧国际不具备办学资质,利用“全额退款”这种大包大揽的保底条款“围讹”学生。

  在松江大学城,记者走访了12家校外培训机构,涉及雅思培训、考研教育、职称考试、出国培训、公务员考试等不同领域,“保过”“不过全额退款”等是这些校外培训机构共同的说辞。当记者要求培训机构出示“不过全额退款”的记录或凭据时,这些机构有的顾左右而言他,有的拿出缴费单当退费单来搪塞,有的坚称自己没有退费情况。

  孙女士报考中级会计职称培训,培训机构承诺“保过”“不过全额退款”。于是她一共交了6万元,但培训机构迟迟不安排课程,直到考前一天,才在线上开了一场考前培训。最终,孙女士和其他几位学员均未通过考试,培训机构却不按约定退费,孙女士无奈报案。

  这是不久前上海市松江区人民检察院办理的一起公诉案件,检察院审查发现,培训机构主办人周某虚构自己有能力保证几名学员通过会计中级职称考试的事实,共计骗取18.5万元,数额巨大,以诈骗罪对周某提起公诉。

  “此案能够入刑的关键在于,客观上周某没有办学资质,也没有相应的师资力量提供培训服务;主观上他将收来的钱用于归还个人债务和公司开销,符合诈骗罪的构成要件。”承办检察官赵林林告诉记者,此前他们尚未办理过涉校外教育培训的刑事案件,原因在于难以认定培训机构是否为主观故意骗取被害人钱财,这就导致一些签了“保过”协议却未过、交了学费机构却“跑路”的当事人不能通过刑法维权。

  据赵林林介绍,当前涉校外教育培训纠纷大致可分为三类:一是像孙女士这种,可明确判定为刑事诈骗的案件纠纷;二是起初并非以骗取消费者钱款为目的,后来却因种种原因“跑路”的,属于刑民交叉案件;三是没有办学资质,但主客观上明确不具有故意诈骗意向的,则属于民事纠纷。

  王林和另外40多名学员虽然建了维权群,也找到了监管部门进行维权,但维权效果不佳www.bl6h9.com.cn。监管部门仅组织了一次线下调解,无果而终;还有几名同学向法院起诉,后来通过庭前调解解决了纠纷,但由于双方签署了保密协议,具体得到多少补偿不得而知。

  近一年来,吕柯华的母亲一直在与维欧国际交涉,要求维欧国际履行协议约定“全额退款”,维欧国际却找各种托词,始终不愿履行约定。吕柯华的母亲说,实在不行只能到法院去告他们了。

  对于学生维权难的问题,上海市松江区人民检察院分管公益诉讼的第五检察部主任王刚说,松江大学城周边涉校外教育培训的各类维权案高发,“保过”的虚假承诺较多,一旦出现纠纷,培训机构就以各种借口搪塞,实在没办法就一跑了之,这类现象已经成为民生之痛。检察机关正探索通过公益诉讼,督促相关部门规范行业治理,把实际情况掌握清楚,及时发布培训机构黑白名单、消费预警,建立常态化的联合执法机制,依法依规整顿市场。

  在记者走访的12家校外培训机构中,没有一家机构将营业执照和办学许可证悬挂或张贴于显眼处。

  “我们这类培训机构不用办学许可证,根据规定可以合并到营业执照上。”在一家名为“求贤公考”的培训机构,工作人员这样回答记者关于是否具有办学许可证的问题。随后,对方通过微信发来一份营业执照,声称成人非学历培训不需要办学许可证。

  记者追问,新修订的民办教育促进法实施条例规定,对批准正式设立的民办学校,审批机关应当颁发办学许可证,并向社会公告。《上海市营利性民办培训机构管理办法》也明确规定,申请筹设民办学校(包括民办培训机构)的,还应当提交民办学校(包括民办培训机构)办学许可证。对方又改口称:“我们不是民办学校。我们属于一般类培训机构,不需要办学许可证。”

  接着她发给记者一张截图:一般类培训,是指实施文化艺术辅导、体育辅导、科技指导、语言能力辅导(除中小学生语言培训外)、非学历文化知识辅导(除中小学生文化学科培训外)、婴幼儿早期发展指导服务的机构。

  对方出示的正是今年年初上海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发布的《上海市民办培训机构设立与管理实施办法》(以下简称《实施办法》)。

  根据《实施办法》,校外培训机构被划分为许可类和一般类。许可类民办培训机构举办者需要先取得办学许可证,然后根据机构属性到相应的登记机关申请法人登记。其中,面向中小学生实施文化学科培训机构和语言培训的机构、自学考试助学机构的许可机关为区教育部门;实施以职业技能为主的职业资格培训、职业技能培训机构的许可机关为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门。而设立一般类民办培训机构,只需要向相应民政部门或者市场监管部门申请法人登记。

  然而,记者了解到,“求贤公考”以公务员考试培训为主业,2018年开班招生,一直未取得办学资质,其到底是否属于一般类民办培训机构尚需有关部门界定。

  记者调查发现,和“求贤公考”工作人员一样曲解《实施办法》的行为,在其他校外培训机构也时有发生,他们要么把自己定性为咨询机构,挂羊头卖狗肉;要么把自己强行拉入一般类民办培训机构,声称不需办理办学许可证。

  受访专家认为,《实施办法》的实施给下一步整顿校外培训市场奠定了法治基础,但如何让新规落地见效,尚需监管职能部门共同努力,特别是对于那些故意曲解新规逃避整顿的培训机构,要作出明确界定。一旦发现有欺骗学员的情况,就要重点调查、严惩不贷。

  专家建议,校外培训整顿重在把所有机构纳入监管,而不是只监管那些已经取得资质的机构。鼓励他们合法竞争,提高培训质量,降低培训成本。对于那些利用学生想要快速取得成绩、提高学习效率的心理而大包大揽畸形交易的机构,则要予以严厉打击,从源头上根治乱象。

关闭窗口

网站首页  | 生活服务黄页  | 民生服务  | 教育学习  | 交通服务  | 行业问答  | 社区  | 新闻中心  | 企业文化  | 地方资讯

海纳信息网提供生活帮助信息,涉及生活服务黄页,民生服务,教育学习,交通服务,行业问答等,是你了解知识和生活服务的好助手。